焦冻我可以

轰焦冻

【也青】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一)

*ooc预警


*微笑抑郁症(大概吧)无时无刻都想死的阿青,不喜者慎入。(虽然可能没写出那种感觉。


*灵感来源于:bgm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中岛美嘉






     <1>

    

    王也在接到诸葛青电话的时候,是凌晨1:37分。


    他烦躁的挠挠头,哪个孙贼在爷爷睡觉的时候打来电话?是想尝尝土河车的滋味了吗。


    当他看见手机屏幕闪烁着“诸葛狐狸”四个字时,他浑身上下的烦躁感和火气似乎又没有了。


    王也对这位主子向来都没有脾气的。


    他深呼吸一口气,按了接听,“咋的老青,大半夜找我什么事啊,您那边现在不睡也别打扰我啊。”


    出乎意料的,对面没有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欢呼声,只有诸葛青轻微的呼吸声。


    王也觉得有些不对劲,按照平常来说,要么就是有人拿诸葛青电话打给他让他接这位主子回去,虽然他很疑惑,为什么每次都是找到我?


    太反常了,太安静了。王也试探性的问:“老青?”


    对方依旧没有说话。


    过了三分钟,王也估算了一下,对方终于开口:“老王。”哑得不行,王也一听便知,这狐狸抽了不知多少根烟。


    “老..老青啊,你是不是被那剑气后人甩啦?没事还能再找一个的,凭你的资本。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我还在呢。”王道长小心翼翼的送上关怀。


    王道长只能想到这个让诸葛青颓废的原因。撩妹国手第一次让人甩了,心灵一定会有很大的挫败感。


    如果是这样的话,王也认为他自己一定会很开心。


    嘴上依旧是很平静的叨叨:“即使这样也不能抽烟啊,上瘾了怎么办,年轻也要有个度啊,要注意......”


    他还没说完诸葛青先打断了他,“老王,我在二十一层楼顶。”


    “等等等什么你在哪?!”


    “二十一层楼顶。”青很有耐心的回答。


    “不是了没事你跑到那地方去干嘛?真失恋以你的性格也不会这样吧。”


    王也很了解他,倔强、骄傲,身为武侯后人的他是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就和普通人一样嚎啕大哭的去自杀的。


    “不是,和傅蓉没关系,我和她也没交往,只是好兄弟之类的。”诸葛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


    “王也,你说,一个人从这里跳下去会不会摔得面目全非。”他的口吻很平静,像是平常说话那样。

 

    王也一下变慌了起来,赶忙从床上爬起胡乱套了一下衣服从柜台拿着车钥匙冲出了家门。


    “等等老青你冷静一下,你在哪我马上到。”王也真的慌了,诸葛青在说那句话时很认真,一点也没有平时那种吊儿郎当的感觉。


    诸葛青依旧平静的报出一个地址。


    然后继续说:“摔得面目全非那样感觉好狼狈,但是他们说,从这里跳下去会有一种难以言行的自由感,什么痛苦都没有了。”


    “......”


    “啊啊,真想试试看啊。”像个小孩期盼自己想要的玩具一样。


    王也直冒冷汗。


    他冲着电话那头大喊:“自由个屁啊那样会疼死你的,你...现在那别动!我马上就到了!”于是他看也不看,油门一踩就冲过了红灯。


    诸葛青特么的大半夜又犯什么毛病啊。


    诸葛青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北京,也没到王也那边住,自己找了个符合胃口的酒店。


    ......


    王也几乎是一路狂飙过去的,诸葛青报的地方电闸啥的全关了,所以电梯不能乘。


    他觉得自己脑子也抽了,他认为自己爬到二十一层楼顶的时候累的差点当场去世。


    听到门被拉开的声音时,诸葛青一点也不慌。他还笑眯眯的回头望着来人。


    要不是诸葛青现在坐在栏杆处再往前倾一点就会摔下去,王也还真想给他来几下。


    真是不打不行啊,王也琢磨着该怎么把诸葛青弄下来打一顿。


    “老青啊,你坐那干嘛,多危险啊,快下来。”王也想了想,对主子伸出一只手,示意他感紧下来。


    诸葛青依旧是万年不变的笑脸,他没有递手,而是问道:“老王,从这掉下去摔在地上真的会疼死?”


    “会会会,疼不死你,到时候把你这张脸都摔得面目全非。”他知道诸葛青最爱惜自己的脸了。


    “啊...,”诸葛狐狸好像很不满意,不着痕迹的皱皱眉,随即又笑开颜:“老王老王,去看海吗?”


    “海?现在?”


    “什么时候都行,那么,去看海吗?”他颇有种,你不去他就不下来了那种架势。


    王也现在不想看海,王也现在只想揍他。


    “咋的你大半夜把我叫来就想去看海?你有病吗诸葛青?老子都快被你吓死了,疯了一样的赶过来。”


    “道长别生气呀,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


    “......”


    “所以道长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海啊?”小狐狸坚持的邀请着。


    王也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不出喜怒。


   


    


   



-----------------------【未完】-------------------------

     文笔渣,但很努力的在表达自己想写的东西了,望见谅。

    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嫌弃